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101岁老兵陈海才:历经四次军旅意外捡回条命

  • 2017年01月21日 10:30 来源:华西都市报
吉吉影音资源

 

 

2014年10月11日,陈海才讲述在山西的抗战经历。

  2016年12月26日,成都人民公园外,人流如织。一位白发苍苍、白须飘飘的老人,手拄拐杖,仰望川军塑像,眼里噙满泪水。几道穿透云层的阳光,洒在黑色斑驳的塑像上,还有老人那布满沟壑的脸庞上。

  老人名叫陈海才,家住平昌县,今年101岁。

  他第一次到成都人民公园,还得追溯到1937年。那年,他瞒着父母,跟随川军47军离开四川,奔赴战火硝烟的抗日前线。在山西、河南等地,他亲历过日机、重炮轰炸,全身多处负伤。也曾目睹战友牺牲惨重,一个班15人只活下了3个。

  口述实录

  “八路军跟我们的关系很好,刘伯承还来部队看我们,教我们如何打游击,还让部队长官改改衣服装扮,不然会被鬼子集火打掉。”

  “我们本来能打赢,但他们武器太好了。日军的一个炮弹下来,整个山头的草都被烧光了,士兵的衣服裤子也都被烧烂了。幸好之前准备了不少大水缸,才没造成更大的火势。”

  “我们一个排,就只剩两个班了。我所在的班原本是15人,打完东阳关战役后,只剩下了3个。”

  “晚上看电视看到10点过,每天睡到7点自然醒。在老家日子过得很悠闲,喜欢吃肉,尤其是回锅肉,简直是无肉不欢。偶尔还会尝一口小酒,也就抿一小口就行。”

  历经四次军旅意外捡回条命

  1916年,平昌县一陈姓农家,又添了一个娃,孩子取名叫海才,父母期盼他日后有好出路。

  在陈海才的印象中,家庭条件并不好,能吃饱饭就算不错了。老实巴交的父亲,坚持省下钱来,供他到村里去念书。教书先生每天教四书五经,讲的不少大道理,他都一一记了下来。

  陈海才10多岁时,红军到了他们村。陈海才成了红军童子团的一员,参加过基本军事训练。一年后,红军离开,国民党军队来村里“抓壮丁”,陈海才被写进征兵册。大姐连夜做好布鞋,陈海才穿着新鞋离开了村子。

  徒步70多里后,他发现新鞋子被磨坏了,脚也受了伤。成为“拖油瓶”的他,被送回了家。后来,他很庆幸被送了回来:那支队伍在阆中渡河时,船沉了,人死了大半。

  然而,回家还是吃不饱饭,家里14口人生活艰难。为减轻负担,陈海才跟随红军队伍,在蓬安一带当兵。后来,几经辗转,他加入到川军47军,前往雅安、西昌等地。

老兵档案
姓名:陈海才
年龄:101岁
出生地:四川巴中
所属部队:川军47军178师、104师
职务:战士、班长
经历:山西东阳关战斗等

  参加成都誓师瞒着家人离乡

  1937年9月5日,成都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人头攒动。首批出川的川军将士,聚集在这里誓师出发。辛亥革命元老张澜,代表成都民众为子弟兵壮行;著名川军将领刘湘、邓锡侯等也在大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演讲。

  那天,21岁的陈海才随部队驻扎在成都老南门一带。部队到达后,每个人都去洗了个澡,然后领到了新的军装和武器。

  站在成都街头,他看到人群不断涌来。有的敲锣打鼓,有的放着鞭炮,也有母亲用衣袖擦泪眼,送儿子渐行渐远。陈海才没给家里写信,没告诉家人他要出川打鬼子。

  告别热闹的成都城,陈海才等人奔赴烽火连天的战场。一路经新都、汉中等地,又翻越秦岭,步行到了宝鸡。

  到达宝鸡后,他们第一次坐上“罐罐车”,准备前往山西驻防。抵达河南郑州时,突遇日机轰炸。他第一次见识了战争的残酷,战争对一个城市的破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带着震惊和愤怒,陈海才等人渡过黄河,到山西驻防。

  刘伯承教游击,与川军过新年

  陈海才记得,部队刚驻扎不久,八路军长官刘伯承就来探望他们。“我们驻扎在女娲庙。”陈海才说,隔着老远,他看到穿着灰色大衣的刘伯承,跟战士们挥手示意后,就跟师长“在屋里聊了大半天”。

  出来后,刘伯承告诉部队长官,衣服不能这么穿,“得穿得跟一般士兵一样,不然会被鬼子集火打掉。”之后,部队连级以上干部大多换了行头,“混在部队里,根本分不出来。”

  1938年农历新年,刘伯承又来到部队看望战士。“院坝里摆了10多张桌子。”陈海才说,弄了几盆大锅饭菜,刘伯承端着酒杯每桌挨个喝。

  陈海才看到,刘伯承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个头不算高,“但为人特爽快,一点儿也没官架子。”

  高兴之余,部队里有才艺的士兵,表演了武打、唱戏等助兴,八路军和川军兄弟还相互交流了作战经验。“后来,刘伯承还专门讲了不少游击战术。”陈海才说,面对日军的优势装备,“游击战确实很有效果。”

2014年10月11日,陈海才与同属李家钰部队的老兵郑维邦相聚。

  东阳关生死战,抗击日军精锐

  1938年春,刚过完年,47军军长李家钰将178师派往山西黎城县东阳关驻防。一场被称为“川军血战东阳关”的战役,就此拉开帷幕。

  对于这场战斗,山西黎城县和四川蒲江县都有相关的史料记载。东阳关那一场血战,开始于1938年2月,黎城县地处晋、冀、豫3省交界,春秋时为黎国,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

  东阳关地势险要,一旦失守,日军将直接威胁长治,进而控制正太路和平汉线两条交通命脉。178师接到的命令是死守,下辖1061团、1062团、1063团分布在香炉峰、天主坳、老东阳脑3个阵地,阻击来犯的日军。

  1938年2月13日,日军进攻河北涉县。47军派出一个营增援,不想孙殿英部队中途撤退,这个营寡不敌众,伤亡百人后撤退。一天后,川军突击队夜袭响堂铺,毙敌20人。

  两天后,日机轰击东阳关皇后岭阵地。来犯日军为第108师团,装备精良,有伪军王英的部队相助,还有飞机、坦克掩护。

  李家钰的47军装备极差,每个团仅有一个炮兵连,4门迫击炮,一个机枪连,4门重机枪,装备相差甚远。

  掩护战友撤退,一个班剩三人

  陈海才说,东阳关战役中,川军占据了地理优势,但没想到日军会调动精锐部队,还有那么多先进的武器装备。

  在《川军抗战亲历记》一书中,记载了时任1063团中校团副王杰才的一段战况回忆。

  当中写道:“16日早晨8点,敌机4架先后两次轰炸我阵地。敌炮排列10多处,每处两门以上,向我主阵地排射,阵地工事掩体多被摧毁,尘土飞扬,弥漫天空,枪声炮声震耳欲聋。”

  “我们本来能打赢,但他们武器太好了。”陈海才说,日军的一个炮弹下来,整个山头的草都被烧光了,士兵的衣服裤子也都被烧烂了,“幸好之前准备了不少大水缸,才没造成更大的火势。”

  由于两军兵力悬殊甚大,川军牺牲惨烈。部队接令有序后撤,陈海才所在一部被安排断后,掩护大部队撤离。

  “长官下令,我们必须死守,直到部队撤离才能撤退。”陈海才说,大部队成功撤离,殿后部队伤亡却十分惨重。“我们一个排,就只剩两个班了。我是班长,原本有15人,打完东阳关后,只剩3个了。”

  村民帮忙渡河子弹打伤胯部

  停停打打,好在完成了掩护任务。陈海才和仅存的几位兄弟,开始追寻大部队。

  “日军还在后面追,我们一刻也不敢休息。”日军有机动化部队,可陈海才他们只能步行,星夜兼程地拉开距离。在抵达黎城一处宽阔河滩时,陈海才等人犯了愁。河水很深,气温还未回暖,河面结了一层冰,无法通船。

  “当地老乡帮了我们。”陈海才说,老村长得知他们是川军后,号召村民想办法。几位打鱼经验丰富的村民告诉他们说,有处隐秘的河段,水位不深,只要敲碎冰层,就可以蹚水过河。

  顺利过河后,陈海才等人找到一支友军。友军在一处破庙里生好火,冻僵了的他们围着一起烤火,吃了东西,睡到第二天中午后,在山西长治附近与队伍会合。

  还未等他们喘过气来,日军10多架飞机对长治展开轰炸。不少刚死里逃生的战友,在轰炸中牺牲。后来,部队到夏县一带驻守,日伪军重兵前来袭击。激战中,陈海才右侧胯部中弹,身侧的水壶被打瘪。

47军在河南新安县古村的驻地。肖翔摄

  救下结拜兄弟遗憾李总牺牲

  在运城作战时,他们曾遭遇日军飞机、重炮轮番轰炸,部队接令先后撤再寻机打回来。路过一乡镇时,一位村民跑来说,有个战士受伤落在没水的沟渠,估计快要没命了。

  当时,日军离他们仅10多里,战友全都在火速撤离。有战友提醒陈海才,赶紧撤离,那人已经没救了。陈海才没有过多犹豫,跳入沟渠,翻掉战友身上的泥土,才发现居然是他的结拜兄弟陈青云(音),也是四川人。

  为救下战友,陈海才拿出身上所有的银元,请两位村民把陈青云救起,取来门板作担架,找当地医生救治。直到从医生口中得知陈青云能救治后,他才去追部队。

  “后来,再也没见过他。”陈海才感慨地说,不晓得这位拜把子兄弟是否还在人世。

  1944年5月10日,李家钰率部途经河南陕县旗杆岭时,遭遇日军伏击,壮烈牺牲。李家钰的死讯传开后,川军中哭声一片。“李总虽然从严治军,但对士兵确实很好。”部队被打散后,陈海才回到了老家。

  时隔七十多年含泪再见战友

  新中国成立后,陈海才曾在仪陇县公安局从事过多年的民警工作。再后来,他回到平昌县生活到现在。

  2016年12月26日,已是101岁的陈海才,拄着拐杖再次来到成都人民公园。故地重游,恍如隔世。“变化太大了。”

  一位身穿灰褐色衣衫,头戴小毡帽的老人,走进他的视线,陈海才的眼神变得温和起来。“老兄弟,你是哪个部队的?”老人走过来询问,声音如洪钟。陈海才答:“47军。”

  来者自报“家门”:47军机要室译电员黄开仁,“刚从蒲江赶来。”话音刚落,两位老人紧握双手,“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有战友活着。”陈海才说。

  随后,47军的另一位战友徐治安,也从彭州赶到成都。当年还是热血青年的他们,如今都已头发花白,不变的是那段抗战老兵共同的记忆。

  当天,3位老战友在成都拍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当年参军都没一起拍过,没想到现在还能补上。”陈海才说。

  老兵五代同堂喜欢吃回锅肉

  2017年1月5日,成都新都。陈海才与儿子陈继友准备赶回平昌老家。

  “出门没几天,他就老念着老家。”陈继友说,毕竟年纪上去了,老爷子还是觉着老家好。他时而会来成都看看儿孙们,但待的时间不会太长。

  “老爷子的身体很好。”陈继友说,在平昌老家,他吃了饭就拄着拐杖出门转悠,“转累了,就到附近茶馆,跟熟人搓上一圈麻将。”

  “晚上看电视看到10点过,每天睡到7点自然醒。”陈海才捋着胡须说,在老家日子过得很悠闲,“喜欢吃肉,尤其是回锅肉。”

  “简直是无肉不欢。偶尔还会尝一口小酒,也就抿一小口就行。”陈海才说,到了他这个年龄,见了当年战友,至今已无遗憾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希望他们今后好好做人、做事。”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力

  实习生陈琳摄影杨涛

上篇:黑色组织侵入校园 北京一中学上百学生被吸收入伙

下篇:德州一聋哑少年不慎走失 警民携手寻线索助其回家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超萌!匈牙利摄影师抓拍爱犬搞笑日常(组图)

  • 女工手掌不慎卷入机器绞断四指 厂方疑其自残

  • 天津检验检疫检出进口儿童塑料用品增塑剂超标

  • 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草案

  • 小米电视3s 55英寸影院套装超值促销 年货节狂欢周献惠消费者

  • 山东行政学院原党委书记高玉清等3人被“双开”

  • 河北多地空气质量爆表 石家庄PM2.5指数超1千

  • 中华文化基金会2016节日庆典:章启月大使为获奖嘉宾颁奖

  • 被执行人隐匿财产 最高法将出台财产申报调查司法解释

  • 高致病性禽流感蔓延 韩国扑杀家禽逾1900万只

  • 记者调查:滴滴神州易道等网约车平台给乘客司机提供保险吗?

  • 山影精品炼成记丨“红高粱”编剧赵冬苓:我就是个手艺人

  • 预备役班长逃避训练遭部队除名:3年内不得享受惠民政策

  • 玻璃太亮顾客撞歪牙 餐厅业者被判拘30天

  • 真相大白!张艺谋在BTV跨年但并非导演

  • 于正疑表态换角风波:人生岂能尽如人意!

  • 网画|一图看懂齐河贫困人群大病医疗补充保险暨医疗救助

  • 廊坊一男子伙同父亲盗领朋友77万中奖彩票被刑拘

  •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撤离阿勒颇进程再遇波折

  • 两高明确:检察院对法院民事执行行为全面监督

  • 一否到底!朴槿惠驳弹劾案缺“法律依据”(图)

  • 日本天皇明仁由于身体原因取消年底宴会

  • 韩媒:崔顺实否认一切罪名 主张未曾与朴槿惠共谋

  • 82岁孝子贤夫:用我的余生陪伴我妈我爱人终生

  • 邓超跨界投资人 老板之路有风险不失初心

  • 被执行人隐匿财产 最高法将出台财产申报调查司法解释

  • 在部分地方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 日本天皇明仁由于身体原因取消年底宴会

  • 促联合国改革 安倍称欲使日本成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 2017“好客山东·森林旅游”年票发布 96元通游省内54家景区

  • 山东行政学院原党委书记高玉清等3人被“双开”

  • 阿勒颇,这个冬天不好过(组图)

  • 疑水质污染山东万亩禾苗枯死 11农户状告省政府

  • 于正疑表态换角风波:人生岂能尽如人意!

  • 男子潜入检察院撬开保险柜偷走22万余元3万美金

  • 大范围雾霾今迎最严重时段 霾区将扩至11省市

  • 约旦南部一城市发生枪击事件10人丧生

  • 外媒公布2016年度最佳图片 引人关注(组图)

  • 德州发大雾和霾橙色预警 双号车辆限行高速封闭

  • 疑水质污染山东万亩禾苗枯死 11农户状告省政府

  • 山东行政学院原党委书记高玉清等3人被“双开”

  • 高致病性禽流感蔓延 韩国扑杀家禽逾1900万只

  • 高致病性禽流感蔓延 韩国扑杀家禽逾1900万只

  • 高致病性禽流感蔓延 韩国扑杀家禽逾1900万只

  • 沈阳30多名工人冰水里抢修地下管道漏点22小时

  • 中华文化基金会2016节日庆典:章启月大使为获奖嘉宾颁奖

  • 毕节小客车荷载7人车中塞进14人 其中5名小学生

  • 雾霾进京第四天:东南部郊区最重 周五空气将转好

  • 最高检:法院执行不作为、消极执行 检察院应监督

  • 成都一驴友无手续独闯四姑娘山 已失联31小时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