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转内销? 恒大反诉胡睿宝违规加盟丹麦俱乐部

2017年02月28日 10:3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恒大昨向国际足联反诉胡睿宝违规加盟丹麦俱乐部

  留洋热衷“出口转内销”?

  中超·话题

  昨天,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向国际足联争议解决委员会提交诉状,反诉年轻球员胡睿宝违规加盟丹麦瓦埃勒俱乐部。虽然此前胡睿宝通过其经纪人状告恒大违约阻止其转会欧洲俱乐部,并据此申请临时转会证明,但无论双方孰胜孰负,都将因对簿公堂而耗费巨大精力并造成损失,胡睿宝接下来的留洋前景也可能变得模糊。胡睿宝不想在恒大坐板凳,而恒大怀疑胡睿宝“出口转内销”,双方“撕破脸”很大程度上基于对对方的不信任,其背后是人才培育不力及其引发的中国职业足球有关人才引进的非理性投入,这其实是胡睿宝转会面临困局的深层次原因。

  恒大怀疑胡睿宝“出口转内销”

  昨天下午,恒大俱乐部就“胡睿宝违约加盟丹麦瓦埃勒俱乐部”一事向国际足联争议解决委员会提交申诉状,被控诉的除胡睿宝外,还有瓦埃勒俱乐部。关于胡睿宝与恒大俱乐部之间的转会纠纷已闹得沸沸扬扬,起因就是胡睿宝去年赴英试训后,博得英超曼城俱乐部的青睐,“蓝月亮”也因此向恒大俱乐部正式提出引进小将的请求,但遭到恒大拒绝。按胡睿宝一方的说法,在当初与恒大俱乐部签约时,双方约定只要胡睿宝能够加盟欧洲5大联赛及葡萄牙、荷兰顶级联赛俱乐部,恒大就应放行。

  胡睿宝也因此在1月27日以恒大违约为由,单方面宣布与恒大解约,并于2月初赴欧洲与正在冬训的瓦埃勒俱乐部会和。随着新赛季亚冠开踢、中超临近揭幕,胡睿宝迟迟不归队,恒大俱乐部无奈之下决定与其对薄公堂。恒大诉胡睿宝的最主要依据,就是按约定恒大俱乐部同意胡睿宝加盟上述7国顶级联赛俱乐部,但丹麦俱乐部不在其列,作为与恒大有约在身的球员,胡睿宝此举显然违约。至于胡睿宝一方指责的转会曼城因恒大违约而搁浅,恒大方面的解释也非常清晰,那就是在英国严苛的劳工签证规定限制下,胡睿宝短期内不可能加盟曼城一队,既然转会5大联赛豪门暂无门,那么胡睿宝加盟欧洲其他国家联赛,理论上就存在他“出口转内销”的可能性。尽管胡本人多次强调一心留洋,但无法打消恒大俱乐部的疑虑。

  恒大、胡睿宝互不信任有内因

  说起胡睿宝转会面临的困局,就不得不重提他与恒大俱乐部之间的互不信任。胡睿宝生于1996年,是恒大俱乐部重点培养的一名年轻球员。但是在人才济济的恒大队,像他这样有潜质的新秀不在少数。从过去几个赛季的现实情况看,徐新、李源一两位去年由欧洲回流到恒大的球员双双面临没有场上位置的尴尬,后者今年已转投老东家天津泰达。此外,像郑龙、于汉超、邹正等国脚级球员也都被按在板凳席上,这些或许都是胡睿宝执意留洋的原因。

  但恒大的疑虑也并非多余。在过去几年国内足坛转会市场上,类似周海滨、冯潇霆、戴琳式的“出口转内销”案例屡见不鲜,恒大在冯潇霆、黄博文“回流”的问题上是公认赢家,他们对于类似操作手法其实比谁都更熟悉。

  年轻球员回流潮势不可挡

  一名20岁小将的留洋为何如此触动恒大俱乐部的神经?以恒大业已取得的成绩和财力来说,他们拒放胡睿宝留洋表面上看似“不通情理”,但从目前中国职业足球人才储备,包括本土球员留洋现状来分析,胡睿宝确有其“稀缺属性”,按照恒大2020“全华班”的远景设计,胡睿宝未来在恒大应有用武之地。而今年,中国足协又推出了职业联赛限制外援出场人数、U23球员必须一人首发的新规,类似胡睿宝这样的年轻球员一下子被扩宽了“事业生存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恒大既担心失去一位优秀人才,更不愿意这样的球员通过“出口转内销”变成对手。

  随着胡睿宝与恒大俱乐部双双将对方诉至国际足联,转会纠纷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拉锯战。但从此事件不难判断,本土球员留洋的确面临各种现实难题。对胡睿宝式的球员来说,横亘在他们留洋之路上的最大障碍并不是原属俱乐部,更多还是因为过去多年来国内青训不力导致的人才短缺的现实。

  由于本土优质年轻球员匮乏,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留洋的青年球员回流到国内俱乐部。比如先后回归鲁能的陈哲超、刘军帅,从葡萄牙转会到恒大的李源一、徐新、张修维、晏紫豪、刘奕鸣,杨立瑜、李铮、黄闯3人今年1月更是一同加盟泰达。德国《转会市场》等权威足球媒体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7月15日,在欧洲各级俱乐部注册的中国球员共计81人,而彼时确认转回或租借回国内俱乐部的球员有18人。半年后数据显示,在海外俱乐部注册的中国球员达100人,又有20人回流到国内,其中就包括分别租借到国安的唐诗、上港的韦世豪两位1995年龄段的精英球员。有业内人士透露,当年参加亚青赛的1995年龄段国青队留洋球员绝大多数都已经回到了国内。

  留洋半途而废不是好事

  《转会市场》的数据显示,徐新去年转会恒大的身价为430万欧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3100万元。李源一从葡甲雄伊什转会至广州恒大的文件显示,李源一去年的转会费为200万欧元,约1400万人民币,而今年他转投泰达产生转会费则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唐诗、韦世豪虽然以租借形式登陆中超,但其租借费用都不菲,官方数据显示韦世豪一年的租借费为220万元人民币,但实际产生的费用特别是薪酬费用则比这个数字高出许多倍。如果两家中超俱乐部届时欲永久引进他们,那么没有3000万元的价格,恐怕连转会谈判都无法进行。

  欧洲媒体资料显示,在目前在册的中国海外球员中,在顶级球队效力的只有9人,次级联赛效力的13人,第三级别52人,留守欧洲的球员中,也只有张玉宁、林良铭等少数球员能在顶级联赛留有一席之地,却都无法保证主力位置。回流到国内对这些留洋球员也许是比较务实的选择。在国内足坛多年来人才培养不力的情况下,年轻球员随普通本土球员身价水涨船高,短期来看,球员赚得盆满钵满,带动国内转会市场红火,但球员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造成资源浪费和联赛技术水平持续低下。球员留洋信心受挫,对他们个人成长的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

  文/本报记者 肖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