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疑似卷入传销:投100万一年回报900万?

陈满疑似卷入传销:投100万一年回报900万?

2017年02月25日 02:57 来源:成都商报
 

  亲友担心

  这肯定不是正常的投资。可能就是一种庞氏骗局。

  长期的监狱生活,使他对这个世界已经陌生了。但他又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自以为是就有可能吃大亏。

  由于光阴被耽搁,他有一种急于求成的心理。

  陈满声音

  我确实投资了维卡币。

  我选择的投资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比投资房产,或者回到老本行要容易些。

  因为我脱离社会已经太久,已经很难再重新进入这些传统行业。而一些新的商业圈子,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相对公平,相信能够有所收获。

  1992年,因为一起杀人焚尸案,他被当地警方锁定为凶手,随后被羁押,之后开始了23年的牢狱之灾。

  2016年,他被宣告无罪。

  2016年,他和海南高院达成协议,获国家赔偿275万余元。

  昨日上午,四川律师王万琼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他现在目测似乎被卷入传销”引发了公众对于他新一轮的关注。

  他就是陈满,曾被媒体称为“国内已知被关最久冤狱犯”。

  “投资100多万,一年后会有900多万的回报。目测似乎卷入了传销。”昨日上午,陈满曾经的代理律师,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微信朋友圈内的一则信息,引发关注。成都商报记者初步掌握的信息显示,陈满所谓投资,可能和一种名叫维卡币的数字货币相关。

  关于投资一事,昨日,陈满三缄其口,在面对其大哥和成都商报记者时,陈满只是一再表示,他投资的项目“没有问题”。知情人士向成都商报记者独家透露,陈满投资的这家公司,名叫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昨日下午,几经辗转,成都商报记者在三圣乡一农家院找到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场所,但对于陈满投资一事,该公司闭口不谈。

  昨天晚些时候,陈满向成都商报记者确认,他确实通过该公司投资了维卡币,但没有透露投资金额。

  成都商报独家获取的一张照片显示,陈满与一年轻男子坐在一起。陈满证实,这名年轻男子正是该公司的一名负责人。

  律师发朋友圈

  他听不进去,希望有人能劝他

  “他刚从我办公室离开,问及其近况,说在一个有海外背景的公司投资了100多万,一年后会有900多万的回报。目测似乎被卷入传销,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也不知他听进去了多少……”昨日上午,四川律师王万琼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引发了公众对于陈满新一轮的关注。

  王万琼介绍,当日上午,陈满到了她办公室后,她才得知这个事情,“当时我就明确告诉对方,如果真的信任我,真的不能再往里面投一分钱了。”在王万琼看来,投进去100多万,一年后就可能获得900余万回报,这肯定不是正常的投资。“可能就是一种庞氏骗局。”王万琼表示,将此事在朋友圈披露,是希望有人能够劝劝陈满,“我都差一点要求他了。叫他不要再往里面投一分钱。但他可能已经被洗脑了,我说的话他也不一定能够听进去。”

  兄弟成都见面

  问啥都不说,差点跟大哥冒火

  即使面对自己此前的代理律师,陈满也不愿意透露有关投资项目的更多内容。“陈满身上背了几个包,一副很忙碌的样子。着急着去参加培训学习。”王万琼说,“此前和我先生短暂交流时,他曾说,他投资的是一种名叫维卡币的东西。”

  得知陈满可能被骗后,陈满大哥陈忆紧急从绵竹赶赴成都,昨日下午三点过,兄弟二人在天府广场的一个咖啡店见了面。在接下来的2个多小时里,对于投的什么项目,投了多少钱,有无收益等,陈满都避而不谈,但从陈满言语中不难看出,他对这个所谓的“互联网+”项目深信不疑。面对大哥对项目情况的询问,陈满有些恼怒地说:“谈商业的东西,我给你谈几天几夜,你知不知道商业机密的说法?”

  对于陈满大哥的劝导,陈满有些不满,他说,自己也有压力,“但任何投资都有风险,生意也有风险,我选项目有我的想法,这个项目是真是假我们晓得,这些年我也在思考,你们不能武断地下结论,一句话,没得问题就行了。”

  一起回到绵竹

  老妈劝不动,“实在不行报警”

  由于陈满仍对投资一事坚信不疑,沟通无果,陈满大哥昨天将陈满由成都带回绵竹,准备由陈满的母亲来做他工作。“他的钱剩得不多了,具体好多只有他最清楚。”陈忆介绍,陈满的钱都是他本人在打理,家人一直没有过问。

  昨晚21时许,陈满和哥哥回到家中,母亲王众一看了一眼哥俩,没有说话。面对母亲,“你信不信我嘛?你相信我就对了,其他的就不说了!”陈满有些着急,

  “我相信你,但你总要把事情说清楚,不然咋个信你?”母亲王众一平静地说。“不说了……”陈满有些生气,母子三人瞬间陷入了沉默。

  陈忆表示,家人会和陈满商量,希望他不要太固执,尽快报警求助,“实在不行只有喊老妈去报警。”

  陈满可能被骗的消息刚一传开,陈满的命运顿时牵动了无数人的心。陈满平冤路上的重要助力者,2016CCTV年度十大法治人物程世蓉也曾对陈满表达过担忧:“他坐了那么多年牢,和现在的世界是完全脱节的。而陈满由于光阴被耽搁,有一种急于求成的心理。”

陈满投资的公司就在这个农家小院里,门口停了一辆保时捷,一辆丰田车。

  镇党委书记:

  我们将为他提供法律支持

  绵竹市剑南镇党委书记李静是陈满的微信好友,两人平时也有联系,听闻陈满投资维卡币一事,李静表示很震惊,“这个事情他一直没有说起过。”李静表示,因为帮助陈满办理入户,她认识了陈满,陈满也会经常到所在的社区走动,“前段时间他到社区说在成都做文化产业,还说挣了钱请大家吃饭,大家听了多高兴的。”李静介绍,陈满平时还积极参加社区的事务,现在他遇到了困难,当地政府也会进行了解核实。“必要的话,将为他提供法律咨询和援助,如果确认他被骗,也可以协助他报警。”

  成都商报记者 张柄尧 王明平 蒋麟 摄影报道

  一面镜子

  赵作海65万国家赔偿

  是如何花光的

  1999年5月,赵楼村发现无名尸体,赵作海被刑拘并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11年后,因“被害人”回到赵楼村被改判无罪,赵作海获得了65万元的国家赔偿。

  拿到补偿款两个月后,赵作海为长子赵西良举办婚礼,花费10万元。

  2011年4月,赵西良趁赵作海离家,取走14万元。

  2011年4月,赵作海投入17.5万元做投资,不想陷入“资本运作”传销的陷阱。再加上别的一些投资,一下子搭进去20多万元。

  2012年4月,赵作海夫妇在河南商丘开了家小旅社。由于缺乏经营经验,不到9个月,小旅社倒闭,赔了4万元。

  此后,赵作海将剩下的约20万元,尽数投入一家投资管理公司。2014年,公司倒闭。 (新京报)

 


陈满疑似卷入传销:投100万一年回报900万?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