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理发师:骑车义务理发 8年绕地球一圈

大山里的理发师:骑车义务理发 8年绕地球一圈

2017年04月23日 11:5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山里的理发师:骑车义务理发8年绕地球一圈
    金世富随身携带的简易“工具箱”。

  丽水4月23日电(记者 奚金燕 实习生 崔艳 通讯员 张春玲)每月除了农历逢五的日子,在浙江省遂昌县垵口乡山间,总会看到一个人影。他骑着摩托车,背着箱子,穿梭在弯曲崎岖的山路上,只为给偏远山区的老人们上门理发。

  从乡里到村里,近的要骑一两个小时,远的要四个小时。这样别说赚钱,就连维持保本经营也难,但金世富没有放弃。8年来,他翻山越岭,为山村的老人们义务理发近万次,摩托行程达37800多公里,几乎绕起地球一圈。

山村便民理发室。
山村便民理发室。

  翻山越岭为老人上门理发

  翻开金世富随身携带的本子,上面记得满满当当:农历二十七,庄后、七箩、三宝栏,20多人,杮树下,1位老人;农历二十八,石柱,16位老人,朱坑,12位老人,小岩,4~5位老人……

  原来,这些都是当日跟金世富预约理发的人。他怕忘记,就一一记在了本子上。这样的习惯,金世富已经维持了八年。

  金世富是土生土长的遂昌人,1982年出生在垵口乡小岩村一个农民家庭。初中毕业后考上了遂昌中学,但因为家庭条件所限,早早辍学外出打工。2008年,凭借外出学到的手艺,金世富回到垵口乡开起了理发店。

  金世富回忆道,刚开店的时候,偶尔会有行动不便的老人请他上门服务,他一一应允,后来他发现,请他上门服务的老人越来越多。

  原来,处于大山深处的垵口乡有9个行政村、65个自然村,村与村、村与乡之间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村里老人想理发就要去乡里,得步行几十里的山路。有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几个月都理不上一次发。

  金世富看着那些守在偏远山村的老人,心生不忍,“年轻人大多都外出打工了,这些留守老人其实很孤独,生活上也有很多不便。”

  于是,他便萌生了上门服务的想法,每月除了农历逢五,剩下的时间都会骑着摩托车,翻山越岭,为老人上门理发。

  “从乡里到村里,近的骑摩托车要一两个小时,远的要四个小时。”就这样,金世富一坚持,就是八年。

金世富进山为老人理发 已经坚持八年。
金世富进山为老人理发 已经坚持八年。

  八年坚持行程可绕地球一圈

  走进“大山村便民理发室”,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热水器,两面简单的镜子,两把椅子,十分简陋。但一到金世富上门的日子,这里就十分热闹。

  “自从他上门为我们理发,又省钱,还方便。”81岁的廖华诚不停地夸赞金世富。以前,老人要理发不仅路途遥远,而且其中的经济成本也让老人舍不得。

  “理次发,一个人来回的车费要10元钱,理发花费15元,再加上吃午饭10元,一趟加起来就要花掉35块钱。”廖华诚心疼道。确实,这对节俭的老人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不过现在好多了,他上门服务,只收我5块钱。”短短十几分钟,廖华诚的头发理好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满意。

  5块钱的收费标准是金世富2009年开始上门为老人理发后定下的:85岁以上的老人免费,家庭困难的老人免费,满80岁的老人收5块钱。但有些时候,就连这5块钱,金世富也不愿意收。

  除了这里,金世富在垵口、苟程、小岩等村共设了7个便民理发室。记者了解到,这些便民理发室的房子都是乡里和村里的干部帮忙协调的,不收一分钱租金,水电费也都是村里负担。但热水器和一些简单的装修都是金世富掏的钱,总共花了5万多元。

  八年来,金世富翻山越岭,为山村的老人们义务理发近万次,他的摩托行程37800多公里,几乎绕起地球一圈。

  之前有人笑话金世富太“傻”,如今已到了奔四的年纪,却仍是单身。“别人也帮我介绍过的,但人家姑娘一听说我现在的工作,就没有下文了。”如今他的理发店,也基本维持正常的生活所需。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赚多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看两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是否一致。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虽然没什么钱,但有这么多老人需要我,我的人生价值就得到了体现。”

  梦想成立农村便民服务队

  “已老欲活顺,必先赠老乐。”在金世富心底,这样的坚持其实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想用自己的手艺,为自己的老年生活铺好路,“如果我现在为他们提供服务,时间一长,肯定会有更多的人送更多的服务上门。长此以往,就会有一个好的循环和发展。”

  如今,被金世富的正能量所感染,越来越多人跟他一起走在了充满温暖的山路上。

  嫁在遂昌的“川妹子”黄燕是一家养生馆的老板,偶然结识了金世富,一个月后应金世富之邀,参与到他的爱心行动中,就是这次活动改变了她。

  “村民们平时劳作很辛苦,有时候身体不舒服也找不出原因,随便吃点药或买几副膏药对付一下。”这让黄燕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在金世富的鼓励下,黄燕也加入进来,每周抽出两天进村给村民做养生服务,“如果我们给他们多一点关心,他们肯定会感到温暖。就像我的父母,我不能经常回去看他们,但我希望他们过得好。”

  除了黄燕,金世富学理发时的师兄陶权伟也是队伍中的一员。陶权伟在遂昌开理发店,在金世富忙不过来时,他就独自骑着摩托车去垵口,帮老人理发,从未向老人和金世富收过一分钱。

  金世富告诉记者,他梦想成立一支农村便民服务队,队员都是会各种手艺的,“等这支队伍成立后,不仅可以给村民理发,还能提供家政、维修、代购代销等服务。我现在已经在尝试着做这件事情,我相信爱心人士也会越来越多……”(完)

 


大山里的理发师:骑车义务理发 8年绕地球一圈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