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女”许飞3年时间偿还300万赔偿金 谈餐馆端盘子

“超女”许飞3年时间偿还300万赔偿金 谈餐馆端盘子

2016年11月28日 13: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的她,曾是2006年《超级女声》第六名,一时风光无限;2011年经特招入伍的她,被前东家起诉,自此背上了300万的巨额债务,几年来备尝艰辛;正在读北大艺术学院文化产业管理专业研究生的她,最近却被网友拍到在餐馆端盘子;明明是娱乐圈中人,却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跑了19个“全马”,并成为中国首位拿下世界六大马拉松比赛大满贯的音乐人……

  这,就是已从人们视线中消失已久的知性歌手、“吉他女孩”许飞。但其实,她的身份并不仅仅止于歌手——国家二级歌唱演员,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干部,北大研究生,最近还报名参加了创业CEO特训班的学习。多重身份之外,她还有着不一般的丰富经历:2006年一举成名之后,她为追求音乐梦想拒绝了文工团的工作,令父母和家人大为伤心。为了父母和家人,她于2011年经特招入伍,不料一年后遭前东家起诉,称未收到入伍通知,她此举算是违约,自此她背上了300万的巨额债务……

  现在,她终于带着全新专辑《少年去游荡》重返歌坛,同名巡回演唱会也将于12月3日在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汇源空间拉开帷幕。不过对于曾经的一切,她从来都无意多谈。直到前些天被网友拍到在餐馆端盘子,受到“事业发展不顺沦为服务员”的质疑(其实只是给自家开的私家菜馆帮忙),她才通过微博发表了一篇长文,细述几年来的人事纷扰和心路历程,而后又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一吐心声。

  谈合约纠纷

  3年时间偿还300万赔偿金

  “当我正忙着创作军营民谣、上高原、走哨所的时候,前东家‘天娱传媒’的一纸传票递到了我的手中(入伍之前我曾受文工团委托,将入伍通知书送至天娱,至此不再有合约关系)。过去几年里与天娱相关的同事们契合金兰,领导们更是相交甚笃。所以我并没按照应有的法律程序,请同事领导们提供签收回执。一年后,老同事们以没收到‘入伍通知书’为由,将我送上了长沙仲裁委。300万赔偿金也就结结实实地长在了我的头上。这是一个需要大量专业术语才能写清楚的过程,我甚至不愿复述那个冗长而复杂的前因后果,关于那些争执、仲裁、赔偿,关于那段时间出现的各种合同、条款,今天的我依然选择:此处略一万字……所以我接受了用三年时间赔偿老东家的诉讼请求。一是我先天对复杂的程序感到惊恐,那种消耗让我精神哮喘。二是本着知足为富,无病为贵的观念,算了。”

  北青报:曾经其他几位“超女”、“快男”解约时都闹得沸沸扬扬,但你被起诉违约赔偿这件事却几乎没什么消息,处理得很低调,这是个性使然还是有其他顾虑?

  许飞:我不喜欢用音乐之外的事情获取关注。

  北青报:知道自己被诉而且还要偿还300万元的债务时是怎样的心情?用了多长时间才找回如今这种坦然与平静?

  许飞:音乐之所以无法用语言来全面企及,就是因为它太象征性地涉及了许多灵魂深处的原始矛盾与痛苦。所以越是恐惧无助的时候,越可以依靠的就是音乐,所以我在那段日子里才更加坚定地坚持做了很多的创作,虽然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但这也是自己要做且欠下的功课。

  北青报:这段经历给你带来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许飞:麦家先生曾花费11年完成《解密》,12年后,这本书被翻译成33种语言,成为世界现象级畅销书。有时候正是因为慢,才更能看清自己想要什么,能做什么,并且更知道如何去做,我走的弯路亦是如此。

  谈餐馆端盘子

  为节约经营的成本,全家亲力亲为

  “穷途末路的困顿难忍自是都经历了一遍,为节约经营的成本,全家亲力亲为,包括后来大家议论的端盘子事件。不想赘述那些潦倒与磨难。也是在那时开始,常常看到微博里有留言问:许飞去哪儿了?还唱歌吗?还活着吗?是的,我不仅活着,而且活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坚韧,活出了一种冷暖自知的从容。

  2014年12月24日,我还清了天娱传媒的全部赔偿金。无债一身轻后,发了一篇长微博,并无人关注,于我而言,这些却早已变得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了,也更加笃定自己想要走哪一条路了。”

  北青报:前几天微博上发表的文章是出于什么契机所写?为什么现在突然想到要公开当年往事?

  许飞:因为前些日子我端盘子的照片在网络上引起一片哗然,惋惜同情之声不绝于耳。虽然我倒也不急着用文章解救“沦落”于水火的自己,但难免会有物伤其类的感受,恐怕端盘子照片导致“超女”桂冠下前程未卜的女孩子们都要被悉数翻出来,被大家晾晒同情一番。所以我很坦然地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沦落”始末,也避免大家兔死狐悲。

  谈马拉松

  2年时间共跑了3000多公里

  “从此野鹤无粮天地宽,我每日跑步十公里以此磨炼自己的身体与意志,2年时间共跑了3000多公里。截止到今天,我共完成了19场全程马拉松。同时,除经营许飞吉他私塾和音乐创作外,我也顺利考上北大艺术学院在职研究生。

  如果说音乐和体育的目的都是为了照顾我们的心灵,那么当我拥有了美好的心灵与强健的体魄,当我走出幻境般的浓雾、走出渊薮般的困境,此时内心清澄明亮,那种向死而生的辽阔的意义,充盈着我的全身。”

  北青报:在如今的年轻歌手中,你的军旅生活背景和完成世界六大马拉松大满贯都显得很特殊,你觉得这些有没有带给你一些独特的人生体验和收获?和其他同代歌手相比,这是否让你在音乐创作与诠释上有不同于他人的地方?

  许飞:每走的一步都会算数,每一个上可九天揽月、下可洞察原子的人都有不为人知的曲折与经历。我不会和任何人去比较,对于过去的自己而言,每一天都在变化即可。至于诠释自己的音乐,我想那是必须且只能做好的工作,所以我从不担心。

  北青报:你现在在研读文化产业管理,对于未来的发展是不是已经有了很明确的方向,比如可能会做更多类似吉他私塾这样与文化相关的事业?

  许飞:考北大这件事其实也是无心插柳。过去几年我连续考了好几年的军艺研究生,但因为各种原因,要不就是记错考试时间,要不就是看错了作文题,总之都失之交臂了。去年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考了北大,没想到很幸运地考上了。我读书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只是为了拓展一下视野,充充电即可。

  谈《少年去游荡》

  为做新专辑把车卖掉

  “2016,我又回来了。依然不大红大紫,依然没大富大贵。我餐厅端盘子也好,为做新专辑把车卖掉也罢,此时的我能动可静,能近可远。那些追查不出元凶的错,没让我恨得咬牙切齿;那些计算不出得失的事,也没让我疼得刻骨铭心;那些判断不出虚实的人,更没让我念念不忘。

  十年后,我还抱着吉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唱。在我心里,最美的词有两个,一个叫回首,一个叫眺望。这是两个动作,现在我想把它们合二为一,总结为一句话、一首歌、一次创作、一张专辑——《少年去游荡》。”

  北青报:这次的“少年去游荡”演唱会和2013年的巡演相比有哪些变化?除了曲目,其他方面如舞美等也会有升级吗?

  许飞:灯光、舞美、场馆之类硬体升级其实都不是值得期待的,我认为距离上一次巡演3年后的沉淀,以及出道10年后的砥砺才是最值得分享、体会的。无论是新的作品还是当下的自己,我认为都是最好的当下。

  北青报:演唱会曲目中,新专辑中的新歌和之前的老歌比例大概是多少?

  许飞:一半左右吧,即演唱会也是新歌首唱会。呵呵,这应该算是非常的、大胆的行为了。

  北青报:你对于演唱会最看重的是什么?是为了大家的热情回应还是更想唱给自己听,或者是想要证明“我一直都在”?

  许飞:我早就已经过了想要证明什么的阶段。对我而言,无论大步向前还是踌躇不前,始终都是在做音乐,能够不断地在创作才是我最看重的。至于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还有人等着我,充满期待地陪伴着我,这让我内心无比地感激,也使我更加坚定清醒地看待创作、看待做音乐这件事情。

  北青报: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新专辑的风格和主题?

  许飞:“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这是《活着》里面的话。在目前少年老成的主流社会中,我认为提前到来的通透与彻悟都是虚伪的,所以我还是用音乐去游荡吧,趁万物生长,张开双臂迎接赞赏与诋毁。至于风格,直抒胸臆就是我的音乐风格。

  北青报:对于接下来的音乐之路又有怎样的展望?在事业和生活两方面还各有什么想要去实现或挑战的梦想吗?

  许飞:创作会是未来我的生活和工作的全部重心。至于事业梦想,我努力了即可。

  文/本报记者 崔巍

  (文中仿宋体部分选自许飞微博)

 


“超女”许飞3年时间偿还300万赔偿金 谈餐馆端盘子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