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藏钱方法“别致”:有人定制煤气罐窝藏数百万

贪官藏钱方法“别致”:有人定制煤气罐窝藏数百万

2016年12月07日 07:0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问题暴露前,哪怕心理素质再好,就算没有惶惶不可终日,总难免心惊胆战、寝食难安。如此情形,不会也不可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永久的安宁和幸福。

  -----------------------------------------------------

  近年来,贪腐官员藏匿巨额现金的新闻一再被报道。贪腐现金之多让人震惊和愤怒,藏钱方法之“别致”让人既感悲哀,又觉好笑。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被搜出上亿元现金,此人专门用一套房子储藏现金,藏钱方法虽不很“别致”,但以惊人的数额和弄坏点钞机的花絮,在“贪官藏赃界”独领风骚。人们似乎都把目光集中在这1亿元人民币“垒起来高达100米”“重达一吨”上面。

  一些贪官则采用“别致”的藏钱方法。江西赣州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国蔚家里有一个定制的煤气罐,用来窝藏数百万赃款,另有装280万元的密码箱埋到其农村三哥房屋旁的垃圾堆下。广东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罗耀星租豪宅专放赃款,现金用黑塑料袋扎成一捆一捆的,屋内放满防潮纸、干燥剂,最终1200万元仍然发霉。海南文昌原市委书记谢明中将2500余万元现金藏在19个密码箱。重庆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将4个共装有939万元的纸箱藏于尚未装修的新居中。

  除此之外,米缸、烟道、抱枕、穿衣镜夹层、垃圾桶底层等,都被贪官用来藏钱,可谓“脑洞大开”。

  如此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地藏钱,有用吗?应该没用。这已经为众多被公开查处的贪腐案例不断证明。对目前还未暴露的贪官来说,钱藏起来,可能会隐秘一些,查处起来可能稍稍有些困难,但毫无疑问,赃款终究会被找到。再者,在问题暴露前,哪怕心理素质再好,就算没有惶惶不可终日,总难免心惊胆战、寝食难安。如此情形,不会也不可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永久的安宁和幸福。

  如今,幸福指数可算是一个热词,贪官们有幸福指数可言吗?若真的有,恐怕要打许多折扣。有的贪官可能会说,我用贪腐的钱购毫宅、包二奶,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这不是幸福是什么?笔者回答:一来,遵纪守法的公民与贪官对幸福的理解不同,纸醉金迷乃腐朽的人生观;二来,这样的幸福很难长久,无异于在沙滩上建起的楼阁。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贪官们如果能悉心揣摩一下陈毅元帅当年的这句话,或许会有某种感悟。如果真能产生一种有益的感悟,那是否可以继而产生这样的认知:贪腐得来的钱,无论藏在哪儿都不合适,就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突然爆炸。挖空心思藏钱,根本没用。

 


贪官藏钱方法“别致”:有人定制煤气罐窝藏数百万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