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反对校园欺凌:让孩子从小学会文明解决纷争

2017年03月27日 09:04 来源:央广网
分享

  反对校园欺凌 专家:让孩子从小学会用现代文明方式解决纷争

  央广网北京3月27日消息(记者孙莹)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天是2017年3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一,自1996年起,我国确定每年3月份最后一周的星期一,为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在世界范围的校园内,各种危害校园安全的校园欺凌事件每天都在发生,其中还有一些性质相当严重的恶性案件,2016年11月教育部、中央综治办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将对校园欺凌行为的专项治理提上了议事日程。作为学生、老师、家长,如何识别欺凌、拒绝欺凌、反对欺凌?

  什么是校园欺凌? 同学将11岁的小怡绑在自制的十字架上,头上套个塑料袋,用粉笔头打她的脸,《反校园欺凌手册学生读本》告诉你,这就是欺凌。《反校园欺凌手册》及《反校园欺凌手册学生读本》主编佟丽华说,为了方便学生识别,列举了六种方式:首先是“身体的欺凌”,其次是“语言的欺凌”。“接到一个中学生的咨询,他说在学校里有同学每天从他面前过时,对着他的脸骂非常难听的话,周边很多同学哈哈大笑,对他心理上造成极大伤害,这些侮辱性的语言在其他时间在他的头脑中,嗡嗡作响,非常痛苦。”

  小娟转到新班级认识的同学少,不爱讲话,小红看不惯,怂恿其他同学不理她,甚至只要有人跟小娟说话,小红就和朋友出面制止。这属于“社交欺凌”。

  高大的小林经常抢瘦小的同班同学小李的新文具、零花钱,不给就联合其他同学打他,这是“财物欺凌”。

  还有后果更为严重的“性欺凌”,通过网络平台散布针对同学的谣言,进行辱骂攻击的“网络欺凌”。

  佟丽华在给学生的信中写到:不论我们家庭是否贫穷,不论我们身体是否健壮或存在残障,不论我们学习是否存在障碍,每个同学都可以变得足够强大,都可以有美好的未来,但这需要我们自己去努力和奋斗。

  佟丽华指出,社会的帮助、救济机制越来越多,从学生角度来说,要相信政府和司法机关能够帮助他们。遇到严重的校园欺凌现象时,可以寻求公权力的救济,比如向公安机关报警,找老师和教育行政部门反映相关问题。另外,所谓的这种伤害,在某种程度上是我们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挫折,要学会让自己身心强大起来,让自己在困难和挫折中进一步成长。

  《反校园欺凌手册》列举了处理校园欺凌的基本原则,排在首位的是“关爱每一个学生,避免标签化。”佟丽华强调,“尤其老师不负责任的引导、诱导,非常容易导致语言欺凌和社交欺凌,身体欺凌也容易伴随产生。”

  佟丽华认为,未来在相关机制健全的情况下,80%的校园欺凌问题应该可以由学生自己解决。国外解决校园欺凌问题提到同台合作现象,高年级更有能力的学生去帮助低年级弱小经常受欺负的学生。

  其他的原则还包括:鼓励、支持家长介入,促成矛盾化解;借助专业力量,推动多部门联动;法制教育与德治教育并重,两手都要硬;及时妥善为目标,力争有效治理。佟丽华直言不讳地说:“学校负责人,不能草率地说‘我们学校没有校园欺凌’。这种盲目和草率的态度往往容易忽视校园欺凌的发生及危害,并容易导致恶性案件发生。”

  佟丽华指出,媒体报道的或司法机关介入的往往是那些性质非常恶劣,或造成严重后果的校园欺凌案件,其实大量的、日常的校园欺凌现象不仅是中国独有的,在各个国家都存在。前几天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34次会议,联合国反暴力问题特别代表专门谈了校园欺凌问题,从各个国家开展的摸底调研情况来看,校园欺凌多的,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学生提到在校期间受到过欺凌。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课题组,最新对全国29个县104825名中小学生抽样调查的数据,校园欺凌发生率高达33.36%,其中经常被欺凌的比例为4.7%。

  佟丽华指出,一些孩子生活在恐惧中,有的因此改变了性格,本来很开朗,变的内向、封闭,有的身体受到了伤害,校园欺凌给孩子们带来的那种身心的伤害,尤其是心理的伤害,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佟丽华认为,所谓“校园欺凌”是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原始的处理人际关系或者处理矛盾纷争的方式,而反对、防止欺凌是教育的重要内容。“‘以强凌弱’是动物世界的法则,但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我们要接受一个社会化的过程,我们要培养人用文明的现代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教育行政部门、政府、学校,一定要意识到一个问题,孩子们是否把语文数学学的更好,可能没有让孩子们从小学会用现代文明的方式解决纷争更加重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