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万暴涨到4万 高房租压垮成都人气“苍蝇馆子”

2017年02月21日 11:15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20日,青豆花大门紧闭,门上贴着出租告示。

  辣香四溢的“尖椒剔骨肉”,细长的小尖椒看着就联想起切完后,手指被刺激得火辣生疼的感觉;味道厚重的“生爆肥肠”,肥肠去了肠油只有肠衣,大火生爆姜丝,肠衣嚼劲十足;再来一份鲜美的鸡汁豆花,舒缓一下味蕾……

  这是成都市盛隆街上的“苍蝇馆子”——青豆花,也是周边居民和白领的食堂。然而,新年伊始,这家小有名气的盐帮菜却关门了。至于为何关门,2月20日,记者联系上青豆花老板施先生。他告诉记者:“房租涨得太离谱,从1万涨到4万,我们就关了。”

  顾客

  人均消费25元每周必吃

  2月20日,阴,盛隆街的下午也略显冷清。位于这条街上的青豆花盐帮菜已经关门有一段时间了,一百多平米的两层楼店铺已经基本被清空,落地玻璃窗上贴着“招租”的字样。

  “我们原来常去这家吃,尤其是中午的时候,人特别多。”附近的商户告诉记者,青豆花在这一带的生意很好,但去年12月底就突然关门了。

  “年初去的时候就发现关门了,当时觉得好可惜。”一位青豆花的老顾客说,“以前每周末,我们一家都会开车去吃一次,基本上4个人去吃,100块以内吃得扶墙而出那种。我比较偏爱鸡汁豆花,味道很特别,是其他店都做不出来的。”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青豆花曾被评为成都苍蝇馆子50强,以物美价廉著称。既然生意火爆,为何会关门?

  老板

  房租从1万暴涨到4万

  几经辗转,记者联系上了青豆花的老板,原来拖垮这家餐馆的“元凶”是突然暴涨的房租。

  “我们是做盐帮菜起家的。2011年接手这个铺面,之前的那个店生意很差。”电话的另一头,施老板告诉记者,我们的店有一百多平米,最初签订的合同是月租金1万,每两年涨5%。但是去年年底,合同快到期的时候,房东就要求涨价,他们看生意好,一开口就是每个月4万。“这太贵了,我们接受不了,所以去年年底就把馆子关了。”

  记者走访了盛隆街周边的店铺,4万的月租金确实少见。和青豆花相隔不远的另一家餐馆,经营者尹先生告诉记者:“我们的店面有480平方米,租金是一个月5万,每年上涨3%。”

  算账

  日销95碗豆花才抵房租

  “这仅仅是房租,人力成本一个月大约需要三四万,加上1万多的水电气。”施老板说,一个月的营业额必须在20万以上,才不亏钱。但这样的营业额对我们来说,是个极限。“也就是说,你每天铆足了劲儿做,也仅仅是刚刚保本,赚不到钱。”

  据施老板介绍,店里的招牌菜是鸡汤豆花,还有自贡牛肉、生爆肥肠等经典盐帮菜,“以鸡汤豆花为例,一份28元,利润在50%左右。”

  这样的菜价对应目前的租金,意味着什么?记者算了一笔简单的账,4万元的租金平摊到每天,大约是1333元。一份鸡汤豆花可以赚14元,那就意味着一天要卖出95份以上鸡豆花才能抵消当天的房租成本。如果要覆盖全部的成本,一天则至少要卖出238份鸡豆花。

  行业

  租金每年递增成常态

  记者从多家餐馆了解到,如今房租成本的确是个“大头”。

  “我们这个店铺不到50平米,每个月的租金是5500元,每年还要递增8%。”一家位于高升桥的抄手店老板告诉记者,房租几乎占到了每个月营业额的30%,这还不包括其他成本。“目前的租金太贵了。”

  “现在餐饮铺面基本都是浮动租金组合,合同到期涨租金更是常态。”一位连锁餐厅的张姓经理表示,一般租金占比10%-15%左右,是租方可以接受的。一旦涨价,这个成本可能就要摊在食物价格中。“但一般来说,小餐馆的菜品基数价格低,消费群体相对低端,涨价很可能会流失顾客。所以,小餐馆对涨价很谨慎,面对高额的租金,经营也就更加困难。”(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白兰摄影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