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鞋贩子:雇大爷大妈排队买鞋 转卖加价数百元

2016年12月09日 02:0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12月8日,为了购买一款限量款休闲鞋,三里屯太古里一家鞋店前一大早便出现大量排队人群。据一名排队者介绍,自己凌晨4点就已到达现场,但仍没买到心仪的鞋子。而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现场有一批鞋贩子雇用了一二百名大爷大妈排队,买到鞋后转手提价卖出,鞋贩子则称自己有固定的“民工”团队。

  事件

  凌晨排队买不到鞋

  8日早上,康先生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自己早上6点钟左右便到了三里屯太古里排队买鞋。7点半左右,现场突然出现几名鞋贩子,带领着一二百名大爷大妈在商场门前排成一队。

  康先生称,“我当时到现场的时候排得很靠前,之后来了五六个鞋贩子,在我们正常排队的边上又另外站了一队。7点50分左右,还没到店铺开始营业的时间,他们就被放进去了。”康先生介绍,鞋贩子拿到鞋后便在现场转卖,“他们就说别排了,一双鞋加价600块给我们。”

  康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要购买的鞋是彪马12月8日刚刚上市的一款天鹅绒休闲鞋,官网上的发售原价为1099元人民币。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款鞋据称是由歌星蕾哈娜设计的。彪马三里屯店店员介绍说,近日有很多人为了购买明星款通宵排队。

  另外一名排队者耿女士称,自己凌晨4点多便到了现场排队,“那会儿没什么人,都是年轻人奔着买鞋去的。7点多,一大群看上去50岁以上的爷爷奶奶走过来,在我们原有的两队旁又单独排了两队,后来穿有太古里衣服的管理人员把他们领进了场。”

  耿女士称,现场排队的大妈曾提到,是鞋贩子花了40元雇他们去现场排队的。

  商场

  附近常有鞋贩子

  8日中午,北青报记者来到彪马三里屯店,店员介绍说该款天鹅绒鞋已经基本售完,只剩几双46码男鞋。

  一位早上参与维持秩序的店员透露,当天共有约200人在现场排队买鞋,以发号形式卖鞋,一共发出120个号。“很多人是前一天晚上7点就来排队了,鞋贩子为了多领号也是找人来排队。我们还想留鞋给我们的老顾客,但是都没能留下。”店员介绍,当天他们已经采取了限量措施,每人限购一双鞋。

  店员称,三里屯附近一直有鞋贩子存在,其他品牌发售类似限量版鞋的时候也有鞋贩子加价转卖鞋的情况。“他们经常来各个鞋店,所以我们也算认识,但是和他们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也不可能从中赚钱。”

  一位参与了早上 “抢鞋大战”的三里屯太古里物业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发售前一天晚上就有人到门口排队了。对于来排队的大爷大妈被工作人员领进商场,物业称是商家自己发的号,物业方面无权过问。“一人拿一号到那买一双,其实都给鞋贩子了。”

  该名物业称,鞋贩子通常会加价三百到四百转卖鞋子,“现在问鞋贩子,他们手里可能还有8日早上买到的鞋,卖给我们差不多1300元,估计你们买还得再贵一点。”物业表示,三里屯附近都有鞋贩子,但管理有难度,“鞋贩子很多,发售别的鞋时也都有,老头老太太为100块钱排一宿队,人家也正常排队,你说能怎么着。”

  鞋贩子

  转卖加价数百元

  8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一名参与早上抢鞋的鞋贩子,他称自己确实雇了大爷大妈去排队。“我雇了两批,分批去休息,早上统一集合。已经跟排队的人说了有多少人,他们不听就排着吧,最后拿不到鞋也没办法,都是规规矩矩排队先到先得的,讲道理我也是一直没有回家一直在盯着。”

  鞋贩子说,雇人排队的价格不固定,通宵和白天的也不一样,具体数额不便透露。对于雇用的大爷大妈,鞋贩子称自己有固定的团队,“自己的民工用着放心,其他人要加入的话我没法确定是帮我买鞋,还是帮自己买鞋。”

  鞋贩子表示,早上用雇人的方式抢到了大部分的鞋,“只有几双漏掉了,除此之外,当天三里屯发售的鞋都在我手里,不然除去雇人的费用还挣什么钱呢。”北青报记者以顾客身份询问鞋价时,鞋贩子称天鹅绒鞋每双1800元。

  此外,鞋贩子透露说,个人很难买到是因为很多人会直接跟鞋贩子预订,“我们有自己的圈子,同行也有调货的上百个群,有时候自己没货也会跟其他同行调。而且我都是提前预售,有朋友熟了的话扫货前每次会提前跟我说,他会要什么尺码多少双,然后给我转钱。如果还剩下有多余的鞋子,我自己再零售或者单独批发。”

  而这次为了这双天鹅绒鞋,鞋贩子则表示在上市前一天就去排队,“干这个的没办法啊。”

  文/本报记者 郭琳琳

  线索提供/康先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