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外流压力较大 非对称管理促国际收支平衡

资本外流压力较大 非对称管理促国际收支平衡

2017年02月21日 10:27 来源:中国经济网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我们既不能轻视资本存在大规模流出压力,也不能任凭非理性的市场力量大肆做空人民币,更不能实施“一次性贬值到位”。为避免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相互加强的危害,在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同时,有关部门应采取非对称的资本流动管理,以促进国际收支趋向平衡。

  所谓非对称管理,即对外汇流出管理偏紧,对外汇流入管理偏松。从中国资本流出压力较大的现实看,有必要进一步开放境内市场,适度加大吸引资本流入的相关政策。

  具体来说:一是进一步加大外商直接投资开放力度。随着生产要素成本的提高,中国对外资吸引力有所降低,未来有必要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鼓励和支持外资参与“中国制造2025”、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等战略。进一步推进服务业有序开放,尤其是金融、电信、运输等重点领域开放力度,逐步放开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外资的准入限制。

  二是进一步扩大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开放力度,包括允许境外投资者开展利率、汇率风险对冲,进一步明确对汇出投资本金和收益的规则及税收政策,进一步提高审批效率,加强境内外基础设施合作,适时延长交易时间等,扩大实际参与银行间债市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范围,提升交易便利性。

  三是适度扩大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向外资开放的力度。逐步扩大证券投资领域的开放,适时扩大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的额度,简化审批流程。适时开展“沪伦通”的可行性研究等。

  四是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下的外债和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体系,适度放松企业举借外债限制。以人民币纳入SDR为契机,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开放,促进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适时考虑建立人民币国际债券市场,打通各个市场的融资者和投资者的交易渠道。进一步梳理外汇管理相关政策法规,废除部分陈旧的政策法规,清理、修正相互矛盾的政策法规。

  五是进一步放松外汇流入限制措施,简化外汇管理手续,减少审批流程,提高外汇流入的审批效率。简化审批流程,促进内保外贷下外汇资金入境便利落地。考虑到目前市场主体结汇意愿相对平稳,结汇规模进一步萎缩空间较小,未来有必要通过多种途径鼓励出口企业积极结汇,激发企业的结汇热情。

  在资本外流压力较大背景下,对资本流出的管理则应适当收紧。诸如个人对外实业投资、不动产投资和证券投资等敏感领域的放开应谨慎推进。持续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严格限制投机性购汇需求。对虚假贸易和虚假投资应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企业和个人利用海外投资非法转移资产,对部分企业盲目跟风进行境外并购适时开展窗口指导,力促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基本稳定,进而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资本外流压力较大 非对称管理促国际收支平衡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