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媳妇”肖飞:“捡”来的女娃照顾“7个爹妈”

“留守媳妇”肖飞:“捡”来的女娃照顾“7个爹妈”

2017年02月26日 17:38 来源:新华网
 

  身高1米52、体重90斤,胳膊上套着花袖套,头发随意绑脑后,1989年出生的肖飞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很多。2007年,她嫁入了一个有6位“特殊老人”的家庭,其中公公、婆婆、满满(叔叔)、满娘(婶婶)4人有智力障碍,婆婆除了智力低下还是聋哑人,和满娘一样腿部有残疾,伯父视力障碍,伯母多病,共同生活几年后,她又将年迈的养父母接来一同照料。

  这个特殊的家平日生活是什么样?作为家里的“主心骨”,肖飞又承担了怎样的责任?近日,记者与肖飞一家共度一周时间,记录下他们的日常生活。

  “他们信任我,也依赖我”

  肖飞每天事情不少,除了照顾一家老小,干农活,还要兼顾几头牲口、几只家禽。一大早肖飞提着两桶猪潲倒进猪食盆里,然后她指着一间猪圈对记者说,这里曾是自己的婚房,原先没有好房子住,6个老人住满了仅有的3间瓦房,结婚时就将一间猪圈修整后当婚房。

  “只要两人感情好,人勤劳,条件差点有什么关系!”回忆起甜蜜往事,肖飞说,她在广东打工期间与同乡吴军相爱,两人在不同工厂打工,离得不算近,但吴军坚持每天接送自己上下班。

  中午时分,肖飞在厨房忙活,淘米、洗菜、抡锅铲,同时还要“分一只眼睛”看着门口玩耍的两个儿子。不到半小时,肖飞就把11个人的午餐准备好了。用她的话说,利索是“练”出来的。

  公公和满满这一对孪生兄弟坐在门口的长条凳上盯着远处的山,满娘、婆婆、养父、养母围着火塘烤火,老人显得都很安详。

  平静似水的一家,有时也会“涟漪泛泛”。

  公公弟兄三人有时会为了一点小事争吵,甚至打得口鼻流血,打完不到10分钟就和好如初。为避免“流血”,这些年肖飞也摸索了些经验,当大伯喝酒时,就去给公公和满满“打预防针”:都回屋早早睡吧。“因为只要不在一间屋里就闹不起来。”她说。

  婆婆跟满娘为争板凳也要闹,满娘说话含糊不清、不停唠叨,婆婆用力吼着、用手笔划着。肖飞先把她们拉开,再去劝婶娘:“莫说她哟,她晓得你说她不好。”争吵就此偃旗息鼓。

  “他们信任我,也依赖我。”肖飞说。

  “我平时在外打工,家里交给肖飞我放心。她有耐心,许多事做得比我好。”吴军感慨道。

  “他们啥都知道,记着你的好”

  晚饭吃完,时间还充裕,肖飞烧了一大锅热水,扶着婆婆进了她的屋,拉过一只小凳子让婆婆坐下。婆婆知道要洗澡,开始解扣子脱衣服。肖飞把兑好的热水装进大脚盆里抬进来,拧几拧冒着热气的毛巾,一帕一帕帮着婆婆擦洗。

  “我刚嫁过来时,老人们头发乱蓬蓬、衣服脏兮兮,有的还拖鼻涕、挂口水。”肖飞说。

  “他们不爱擦澡和换衣,肖飞就常督促。等大家睡了,肖飞悄悄地把脏衣服拿出来,一洗一大盆。还常给我妈和满娘擦澡。自从肖飞进门,家里老人都干净了。”吴军说。

  寨邻曹安盛告诉记者:“这个媳妇的孝顺是一般人做不到的,她对家庭的担当更是一般人不能承受的。”

  “是个热心人。”寨邻饶正华说,肖飞经常主动帮忙村里其他人家。下雨了别人都往家跑,肖飞却往外跑,她要看到谁家粮食还晒着就背进屋里。一位寨邻生病住院输液,肖飞去探望时,这位寨邻正被小便憋得满脸通红。肖飞见状,提起尿盆帮她躺着解了小便,然后端出去倒掉。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寨邻会来家里坐一坐。

  记者问肖飞的公公吴胜云:“你觉得这个儿媳妇怎么样?”

  “好!”吴胜云没有更多话,脸上现出笑容。

  对别人的夸赞,肖飞很谦虚。她说,几个老人虽然智力低下,但也会以自己的方式关心人。她怀大儿子吴秋豪时,只要拿起锄头、背起筐准备干活时,公公和满满就会一把夺过来。公公还硬让肖飞搬进自己屋里住,他和婆婆则住进了猪圈改的婚房。有一次别人给了婆婆几个柑子,她舍不得吃,用衣服兜着、一瘸一拐跑过来全塞给了自己。

  肖飞说,本打算在家生吴秋豪,半夜却出现难产症状,痛得死去活来。老人们都起来了,站在门口急得跺脚。那夜,钻心的疼痛、迎接新生命的激动、老人们知冷知暖的照顾令她刻骨铭心。

  “他们啥都知道,记着你的好。”说起这一经历,肖飞的眼圈红了。

  “做人要讲良心”

  曾有人建议肖飞,不如和老公带着孩子一起出去打工,每天在一起,还不用这么累。肖飞却回答,她走了,老人吃不饱穿不暖,她心不安。“我是家里‘主心骨’,绝不会丢下老人不管。我会一直照顾他们,直到他们终老。”

  “肖飞是我们收养的孩子,这孩子心善,对老人亲着呢。”肖飞的养父肖守义告诉记者。

  28年前,肖飞的亲生父母将出生仅3天的肖飞送给了没有子女的肖守义夫妇,那一年夫妇二人均过5旬。原本老两口住在河坝镇的高山上。

  2008年底,石阡发生严重雪凝灾害,山路冻住了,山上的人没法和山下的人联系。心急如焚的肖飞坐不住了,她把襁褓中的儿子交给吴军,带上盐、打火机、蜡烛等必用品上山了。

  连滚带爬、不停摔跤,额头摔破了皮,手上脸上摔出血道道,平时只需3小时的山路,肖飞那天走了7个多小时,进门看到两个老人安然无恙,肖飞累得瘫坐在地上。那一次雪凝灾害,让肖飞意识到,养父母必须下山,可家里哪还有地方住?

  2014年春天,肖飞借钱盖了新房,把养父母从高山上接了下来。7个老人(肖飞伯母于2014年初病逝)、两个孩童、两个年轻人组成一个11口人的大家庭。

  每天早上6点,肖飞就要起床,为老人们做饭、洗漱、打扫房间,之后下田薅草、打理庄稼,干完农活回来就要准备全家人晚饭。老人们对肖飞很是依赖和信任,只要半天听不到媳妇说话,看不到影子,心里就不安宁。

  现在,最让肖飞牵挂的是老人的健康状况。她刚嫁过来时老人们还算硬朗,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身体状况开始走下坡路,去年就有3人因病住院。就在几天前,婆婆患了重感冒,只有二三岁儿童智力水平的婆婆在镇卫生院显得极度不安与焦虑,其他人拿药给她吃,她一抬手把药打翻在地,正输液却一把将针头扯出来。只有肖飞能让她安静地吃药、输液。

  “我就想每个人都好好的,谁不好我心里都不好受。”肖飞两只手紧紧握在胸前说。

  去年,肖飞家入选首届“全国文明家庭”,她的故事也传开了。医院减免了老人的医疗费,还有人捐米捐油。肖飞一一记下“爱心清单”,“做人要讲良心,孩子长大后要给他们看,让他们记住这些人对我们家的帮助。”

 


“留守媳妇”肖飞:“捡”来的女娃照顾“7个爹妈”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