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宁泽涛正办理体工队转业手续 明年或战全运会

2016年11月09日 08:06 来源:北京晨报
分享

  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前晚在央视体育频道“体育人间”栏目播出,其中涉及多项引人关注的话题:宁泽涛澳洲特训效果不错,有望冲击奥运奖牌,但随后他因个人赞助商和队伍赞助商的纠纷遭到游泳中心的停训处罚;重压下,他瘦了4公斤,奥运受挫;宁泽涛坦言“经历这么多,不像以前那么有动力了。”他父亲也表示,“如果感到困惑,如果不快乐,你可以选择转身。”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采访到该片导演梁迈,请他讲述了幕后点滴,试图还原真实的宁泽涛。

  印象

  “宁泽涛非常内向,但他心里的底线很清晰,不能碰。他想的东西远比一般年轻人要多”

  记者(以下简称“记”):片子播出后,收到的反响如何?

  梁迈(以下简称“梁”):今天手机接收消息(太多),都死机了好几次。一个23岁的年轻人,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能掀起这样的“巨浪”,是我没有想到的。

  记:宁泽涛在片子播出后,与您交流过吗?

  梁:他给我发了微信,说感谢梁老师,我在看的时候浑身颤抖。我回,我也感谢你。他就发了几个握手的表情。

  记:片子中,奥运之后宁泽涛的采访看上去比较平和。您分析,为什么他在看片子时还会有这样的反应?

  梁:几个月接触下来,(我发现)宁泽涛个性非常内向,不爱说话。我们去他家,跟他和他父母吃饭,都是他父亲在说话,他安静得我差点忘了他的存在。越是闷的人,心里的底线越是很清晰的,不能碰。一旦触到,他的内心翻江倒海,往往比常人要激烈的多。

  记:您是如何让内向的他敞开心扉,面对镜头的?

  梁:宁泽涛成名后,想找他的人太多。我们(今年)1月拿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允许拍摄的批文,到3月才见到他。中间一直试图联系他,直到大概2月份他有一次拍广告,我通过朋友去了现场,在他转场的时候,不到3分钟的时间找他说明来意,当时他答应说“一定好好配合。”4月份,宁泽涛主动加我微信,沟通才算顺畅起来,之前都是通过第三方联系。(记:3月份去墨尔本时,还没有熟悉起来?)对,宁泽涛很慢热,他想的东西远比一般23岁年轻人要多。从他的角度来说,这也正常。毕竟他从小就自己生活,成名后接触的人又多又杂,让他不得不去保护自己。

  幕后

  “他奥运会前5周更加孤独,一个人顶住上层一个集团的压力。我要把他的孤独榨出油来”

  记:您对他的印象,与接触之前是否有反差?

  梁:有。认识他之前,我觉得宁泽涛是高冷的,因为年少成名,见惯了大场面。其实他心很细,什么都看在眼里。去墨尔本拍摄时,有一天我们迟到了。宁泽涛正在训练,就把我叫过去,趴在池边问我,梁老师你们怎么来的?我说坐公交。他说如果想租车,可以把朋友介绍给我们,我说驾照没有公证,租车不方便。他就把翻译叫过来,告诉我们怎么坐公交。在宁泽涛心里,他认定了谁,就会对他非常好,你就能看到他很暖的一面。

  记:您的片子说要表现他孤独的一面。

  梁:我们在墨尔本,其实跟他们住的是一座公寓,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场,很少能在公寓见到。离开前一两天,我找到他说想拍拍他的生活,但是看上去他在那儿除了打打游戏、在网上看看视频,跟他关系近一点的就是陪练小黄。这是我没想到的。看到了这一面,我决定——我要把他的孤独榨出油来!包括他给我变的那个魔术,也是他排遣孤独的方式。还有,他奥运会前5周应该说是更加孤独,一个人去顶住上层一个集团的压力。我所要表现的主要内容,都是这段时间的他:在外被孤立,还有内心深处的孤独。成名后,他呈现出来的都是光鲜的一面,但遇到事情他其实想得很多。我们去他公寓拍他开门,他还特意嘱咐我们,别曝光他的房间号。

  感受

  “通过拍他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明星的力量。要保护一项运动的影响力,就要保护明星”

  记:奥运会前被孤立,您拍到了训练时“三人行”的场景,当时是怎样的情况?

  梁:那段时间我们没怎么联系过。我问过他一次:你去奥运会希望不大了,还在训练吗,我们能不能去拍?他没回。我就找到他的一个叔叔试着去沟通,后来他回了,说来吧。我说那我就不露面了,派一个摄像过去,是你认识的。因为整部片子有9位摄像,每换一个都要提前告诉他。那天他把摄像机装进他的包里拿进训练馆,摄像是找人带进去的。那天的拍摄特别困难,因为不能让游泳中心知道。

  记:宁泽涛也提到了奥运会前对他不利的“爆料事件”,您对当时那些报道有什么看法?

  梁:就像他说的,整个事件太复杂,远比外界了解的复杂。宁泽涛、游泳中心、赞助商、包括总局,每一方都有自己的立场,都能说出自己的道理来,不是一个可以下结论说成“非黑即白”的事件,中间牵扯了太多利益。据我了解,有品牌在喀山世锦赛就跟宁泽涛签约了,那时候其他品牌还没有跟游泳中心合作。我原来不认为明星能创造什么社会价值,但通过拍宁泽涛,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明星的力量,因为他,很多人开始关注游泳。片子播出后,许多人在微博给我留言,说不知道原来纪录片也可以这么好看。我的看法是,要保护一项运动的影响力,就要保护运动中的明星。刚好总局的领导班子调整,希望能对新领导有所触动吧。

  记:“很多事都要从喀山之后说起……”之后的内容没有在片子中体现。宁泽涛当时透露了什么?

  梁:我要做的不是“宁泽涛事件调查”,纪录片不光是记录,而是为了表达。跟我主题没有关系的,即使再有噱头我也不会放进去。

  祝福

  “能在运动场上达到顶尖的人都是很聪明的,我希望他在人生转折点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记:能谈谈您对叶瑾教练的印象吗?

  梁:片子第一版出来后,领导认为,只有宁泽涛一个人是不是有些片面,希望把教练的说法加进来平衡一下。我想也是,而游泳中心是拒绝我们采访的。找到叶教练之后,她还主动帮我们找拍摄地点。我见过她在外训时训队员,很严厉。但其实有事跟她沟通好,她是很通情理的人。叶教练在游泳圈里的地位不用多说,我觉得她(在片子中表达)的态度是有分量的。

  记:现在大家关心宁泽涛的未来,您觉得他会坚持游下去吗?

  梁:我了解到的是,他正在办理海军体工队转业的一系列手续,先看办得顺不顺利吧,还有一些商业合同需要处理。我觉得,他代表河南参加明年全运会也是有可能的,他应该也想再次证明自己。

  记:在片子之外,您还想对宁泽涛说些什么吗?

  梁:我当然希望他继续游下去,毕竟才23岁,正是人生最好的年华。我也跟他说过,一定要多读书,学好外语。宁泽涛也正在学,每天跟私教上课。能在运动场上达到顶尖的人都是很聪明的,我希望他在人生的转折点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北京晨报记者 刘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