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伤人案原告申请提级管辖:怕有地方保护倾向

老虎伤人案原告申请提级管辖:怕有地方保护倾向

2016年11月23日 03: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11月22日,封面新闻记者从“北京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伤者父亲赵先生处获悉,由于对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处理此事的态度不满意,当日下午,他将向北京市延庆区法院提交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诉状。

  同时,赵先生还将申请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或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非延庆区法院的其他法院进行审理。

  据报道:22日下午3时左右,伤者父亲赵先生到延庆法院正式起诉涉事动物园,索赔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154万余元。目前法院已立案,具体审理时间还等待法院安排。

  为何决定起诉:

  “动物园9月后未再联系我们”

  今年7月23日15时许,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一起东北虎伤人事件:赵女士一家三口带着母亲,自驾车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游玩。在虎园内,赵女士下车被老虎拖走,她的母亲周克勤下车救援,也被老虎咬住。事件最终造成赵女士严重受伤,母亲周克勤不幸遇难。

  今年8月24日,北京“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故调查组,就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简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的东北虎伤人事件发布调查报告,认定此次事件是由于游客未遵守园方规定擅自下车致其被老虎攻击伤亡,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最初,我们对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处理态度是比较满意的,也不想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怕对他们影响不好。但是自从拿到政府‘不属于安全责任事故’的报告后,对方态度就大变了。”

  赵先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动物园方面自从拿到这份报告后,就表态,只会从人道主义角度赔偿家属10来万元。而到9月份之后,对方甚至不再与他们联系。

  申请提级管辖:

  家属称怕有地方保护倾向

  “我们认为,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提供的猛兽区‘自驾游’项目是违法经营的,项目设计缺陷很大,既没有警示标识,无法知道车辆是否已经走出危险区,事故发生后,抢救也非常不力,没有任何应急预案。”赵先生告诉记者,鉴于此,他们决定向法院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

  “结合调查组8月份出具的这份调查报告,和之前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伤人事件后的处理结果来看,我们担心某些单位或部门有地方保护倾向,所以我们申请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或者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非延庆区法院的其他法院来审理此案”。

  赵先生告诉记者,起诉书中,他们提出请求法院判令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赔偿遇难者周女士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以及赵女士后续医疗整形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赵女士和父亲将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起诉到延庆法庭,索赔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154万余元,其中,死者周某的索赔金额为124万余元,伤者赵女士的索赔金额暂定为30余万元。

  园方此前回应:

  虎园重开欢迎走诉讼程序

  对于伤者家属的表态,当事另一方又是什么样的态度,记者试图联系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针对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中死伤者家属去法院起诉一事,八达岭动物园宣传负责人曹志杰此前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他们还未接到通知,也没有请律师,但公司有自己的法律顾问,“这个是当事人的权利,我们也非常欢迎他们这么做,最开始我们双方说最好能达成一致,如果不能达成一致的话,我们就依法来处理。”

  事发后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园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直到11月13日才开园。媒体记者在事发地看到,事发地左边是一个小山坡,坡上种有草皮,坡顶趴着三只东北虎。前方则是两道绿漆大门,门上有两块禁止下车的警示牌。曹志杰当时称,整改期间,东北虎园内已经增设电网,并在出口处大门上增设一块蓝色警示牌,上面写着“严禁下车”。

  对于老虎目前的情况,曹志杰介绍,事发后已经将老虎关进笼子里,开园后又重新放出来,游客多时多放,游客少时少放。他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老虎并非马戏团的老虎,全是放养状态,管理员每天早上固定时间入园,然后进入一间固定的屋子,关上大门,放老虎出笼,等老虎被收进笼子才会出来。

  据《工人日报》此前报道,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部负责人曾表示,在经营行为中,保护消费者安全是经营者的第一责任;在责任主体中,经营者是保护消费者安全的第一责任人,消费者“违规”不等于经营者无责。

  对话“老虎伤人”事件伤者:

  我现在能吃饭说话

  脸没法恢复到原样了

  距离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老虎伤人事件过去4个月,伤者情况如何了?网上流传的视频那么多,究竟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记者致电伤者赵女士,她仔细回忆了事发时的情形。

  封面新闻记者(以下简称“封面”):赵女士您好,请问您现在伤情如何?

  伤者赵女士(以下简称“赵”):我现在正在外面办事情。伤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生活能自理,也还能开车,就是脸部的伤还在康复当中。刚治疗的时候,嘴巴里打了四颗钢钉,虽然现在能吃饭、说话,但下嘴唇没有感觉。

  封面:脸部伤情现在是什么状况?

  赵:从我脸部到下巴有道20多厘米的伤疤还在恢复当中,右下颌的钢板还没有取。医生说,要等8个月以后才能取。

  封面:能彻底康复到原来的样子吗?

  赵:不能了,以后需要做整容手术。还有两颗牙掉了,以后还要种牙。身体的伤害,除了这两样,其他没啥,但是心灵上的伤害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彻底康复了。

  封面:能回忆一下当时究竟因为什么原因下车吗?

  赵:网上的报道,可能你也看到了。一方面是当时天气比较热,一直开着空调,车里很闷,我头晕;另一方面是我丈夫的驾驶技术不太好,我们就商量换我来开。

  封面:确定不是网上流传的你和丈夫吵架,然后您才下车来要求自己开的吗?

  赵:确定不是。

  封面:停车时,有无注意到周围的安全情况?

  赵:注意了的,但是周围没有任何警示标识,我们都以为已经走出猛兽区了,不会有安全问题。

  封面:从视频中看,从您下车到老虎扑过来,时间较短,有无注意到老虎的存在?

  赵:没有看到任何老虎,它躲在草丛中的,看不到。如果能看到,谁还敢下车啊?

  封面:老虎把您拖了多远?

  赵:我不记得了,大概10多米吧。当时老虎过来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悄无声息,等我突然感觉不对的时候,老虎一下就咬住我颈部了。

  封面:您最后是怎么挣脱老虎撕咬的?

  赵:后来我就晕过去了,没有知觉,不知道是怎么逃脱的。

  封面:攻击您的老虎和攻击您母亲的老虎是同一只吗?

  赵:先是同一只(攻击她),后来又来了两只……

  封面新闻记者刁明康北京报道

 


老虎伤人案原告申请提级管辖:怕有地方保护倾向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